频道排序

拖拽下列频道以改变顺序
云息 > 社会 > 正文

1岁半女童遭小三虐死案后续:案件已转至公安厅,妇联介入

每日人物 2019-06-12

      文| 每日人物周轩宇 编辑王辉

  “终于看见希望了。”邓丽红6月11日在微博上写到。

  6月10日晚上,邓丽红收到了广西自治区信访局的短信通知,告知女儿邓子琳疑遭丈夫出轨对象虐待致死一案已被转移到广西自治区公安厅。

  此前,邓丽红经历了10个月多月的等待。2018年7月30日事发后,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迟迟未对该事件进行立案。期间,邓丽红向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提交了刑事复议申请,但复议结果是维持不予立案决定。

  不予立案通知书(图源自网络)

  2018年8月1日,年仅一岁半的女童邓子琳在南宁市第二医院离开了人世。该案每日人物在2018年11月做过相关报道。据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尸检报告显示,子琳的死亡原因是特急性特重型颅脑损伤,并且尸体上有40多处针孔、针尖样出血点和类似针孔状出血点。其中多处为陈旧伤,但无法确定是自伤还是他伤。邓丽红称,子琳死前由丈夫的出轨对象陆海(化名)单独照看。

  小子琳尸体上的针孔状伤口(图源自网络)

  邓丽红代理律师万淼焱分析,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迟迟不予刑事立案的原因,是邓亮和陆海否认虐待孩子而且没有潜逃。

  对此,万淼焱认为南宁市警方将立案侦查的标准和定罪量刑的标准混为一谈。“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当时是可以立案侦查的,他们没有弄清楚定罪量刑和立案侦查的区别。” 万淼焱补充称。

  今年4月1日,邓丽红向广西自治区人民检察院递交材料,但检察院没有收下。工作人员告诉邓丽红,不予立案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内。

  5月31日上午,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刑侦队工作人员对媒体声称,“我们只是作为执行机关,通报依据是检察院定的。”该工作人员解释,做出不予立案决定的不是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而是南宁市人民检察院。

  要求进行侦查实验的申请(图源自网络)

  5月底,邓丽红聘请女性和儿童权益保护律师万淼焱成为其代理律师。

  6月10日下午,广西自治区妇联权益部主动联系邓丽红,告知正在关注子琳一案,并会帮助维护儿童合法权益。11日下午,万淼焱和邓丽红先后前往广西自治区妇联、南宁市妇联汇报该案情况。

  对于妇联的介入,万淼焱表示期待。她表示, “从刑事诉讼的角度上来讲,邓丽红剩下南宁市公安局以及南宁市检察院可以申诉。我们期望广西自治区妇联能与公安部门和检察院沟通。”

  万淼焱澄清,保护儿童和疑罪从无这两个刑事司法理念并行不悖,从来不存在孰轻孰重的价值取舍。但是对于邓子琳受害一案,南宁市警方有足够的证据和理由可以立案侦查。

  万淼焱透露,接下来她们会对一些相关人士进行取证。这些相关人士包括抢救孩子的医生,以及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

  万淼焱表示,已和邓丽红就尸检报告请教了复旦大学和四川大学的法医鉴定中心的教授。这些专家一致认为单从尸检报告就能认定孩子遭受了虐待,“公安机关从尸检报告中确认的陈旧伤也应当发现孩子受到了虐待。”

  子琳遭虐致死案,近期也有过类似案件发生。

  2018年7月26日至8月10日,长沙市5岁的小女孩谭萌萌被母亲周小惠的男友周勇先后四次残暴殴打,至重伤致残。公安局接到报警后先立了案,但周勇一直不肯承认作案,案件迟迟没有进展。后由长沙市公安局的专家带队对案件进行侦查。最终这起“故意伤害案件”,于2019年5月31日在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万淼焱称,自己计划把长沙这个案件作为案例和广西自治区的公安部门和检察院沟通,以此树立公安部门立案的信心。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3    条评论

登录注册参与评论
发表
加载更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