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排序

拖拽下列频道以改变顺序
广而告之 > 时尚 > 正文

LV的充气马甲,两万六走红,真不是用来穿的

一流视界 2021-02-07

LV的一件天价充气马甲火了

这种衣服被设计出来

到底是不是给人穿的?

一卷快递箱里的防震气泡袋,只要5毛钱。

而它被时装设计师借鉴后,设计出的马甲,一件被卖到人民币26700元。

Louis Vuitton(以下简称 LV)的一件新款马甲,就因为这巨大的差价火出了圈。

图片来自Louis Vuitton官网

时装界权威媒体《女装日报》报道了这件气泡马甲在国内社交网络上爆火的消息。

许多人晒出自己用快递气泡袋自制的“LV空气马甲”,手巧的还画上Logo,调侃自己经过了“艰苦卓绝”的配货,才拿到这件珍贵单品。

截图来自WWD

翻翻社交网络上这些自制LV空气马甲下面的评论,除了赞扬脑洞大开的创意,更多人感到不解。

“贫穷颠覆了我的认知,这种衣服被设计出来,到底是不是给人穿的?”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为什么奢侈大牌总要出一些贵而无用的东西”这件事。

这些单品被生产出来,还真不是完全为了让买的人炫富。

01

两万多块的马甲

只能当“救生衣”?

LV的这件马甲是今年春夏季的高级成衣新品之一,有透明Monogram和印花帆布Monogram两个款式。

同系列还有一件形似羽绒服的束腰夹克,售价比马甲还夸张,要31000元。

这两件单品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去年LV在上海举办大秀时,用来装点秀场和模特的大型充气玩偶。

想买到它不容易:你必须是LV的VIP客户,还得和柜姐搞好关系。

抛开价格,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讲,这件马甲的实用性几乎是零。

从美观角度来说,穿上以后上半身立马变成缩头缩脑的小乌龟状态,本来就不太长的脖子更是又短了一截。

从实用角度来说,它不像羽绒服那样可以充绒保暖,而且表面的塑料极易磨损,挤一趟魔都早高峰的地铁就会报废。

唯一的实用场景大概是:因为看起来太像救生衣,有人亲自测试了是否能穿着它漂浮在游泳池里,结果真的成功了一小会儿。

02

当奢侈大牌

开始爱上“接地气”

LV这次玩的“超高冷和超接地气”结合套路,其他大牌这几年也屡试不爽。

今年春夏Bottega Veneta的最新首饰里,就有一个“电话线圈”系列特别瞩目。

手镯要卖8850元,耳环要卖6000元,最便宜的戒指也要3650元,和它的“原版”,几毛钱一米的电话线形成了巨大反差。

虽然形似电话线圈,但它其实是银质的,做出了以“假”乱真的不规则电话线造型。

曾经风靡一时的Celine塑料袋包,就是一个印着Logo的厚实塑料袋子里,装着一个他家的经典手包。

也是因为这巨大的反差,这个塑料包成为2018年春夏季最火的单品,一度被炒到6000多元。

Tiffany也曾经推出过折合人民币近万元的18K金别针,8万7千元一卷的纯银毛线球。

Balenciaga玩得更溜,从春运蛇皮袋到宜家购物袋,把几块钱的袋子赋予再设计,卖出上万高价。

接地气到近乎荒诞的大牌们,越来越会博眼球了。

03

奢侈品,没有性价比

这件LV透明充气背心在社交网络上爆火,恰恰说明了“为什么奢侈大牌总要出一些贵而无用的东西”的问题。

买下奢侈品时

也在买下它的Logo

你可以把奢侈品视作“价格远超过其使用价值”的商品。

生产它们的大牌,往往有自己的标志性Logo,并且喜欢谈论品牌的历史、工艺,也会把店铺开设在城中好地段的高级商场里。

除了卖东西,还卖服务和理念,本质上是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

时装品牌Maison Margiela的“留白”店铺陈列

比如Tiffany在上海、伦敦等城市推出的Blue Box Cafe,让许多人就算消费不起店里动辄上万的项链,也能用一杯百元以内带有Tiffany Logo的咖啡体验品牌的文化,同时用Logo展示自己的好品位。

当我们有能力为这样一件附有品牌附加值的商品买单时,上面的Logo也让购买它的人有了区分身份地位的标签。

Tiffany Blue Box Cafe

奢侈大牌

也需要社交网络的营销

这一点其实很好解释。

想想Balenciaga、Gucci这些最近几年换了帅的老牌奢侈时装屋,今天你出一个宜家编织袋,明天他出一个哆啦A梦联名,变着法地用“超高冷和超接地气”元素的结合,刷屏年轻人的社交网络。

Gucci的哆啦A梦联名

LV的这件马甲之所以能火,就是因为它价格高冷,但材料和理念无限接地气,还有一定的“低价值可复制性”。

当我们赶时髦用家里快递的包装自制马甲,po在各种社交平台上时,不光博了眼球,无形中也吸引观看的人去了解一下“一件2万6的马甲为什么这么贵”,为品牌作了宣传。

这样开心轻松又省钱的宣传手法,大牌们怎么会不开心呢!

许多单品

并不是为了实用而生

当代艺术家方力钧曾说过:艺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奢侈时装大牌诞生了那么多年,每年至少两季的创意和工艺也基本等同于艺术创作了。

从每一年的秀场布置,购物时的店铺体验,社交网络上的视觉冲击,再到如今我们去各种博物馆里看到的时装收藏,本质上,它们都属于时装艺术的一部分。

LV在韩国首尔江南区的新店,由知名建筑艺术家Frank Gehry设计,成为当地的网红打卡点

而奢侈品时装的价值,也是不能用成本来衡量的。

我们常常吐槽艺术品的昂贵,这是因为它被艺术家们创作出来时,附加了创意在其中,对于时装的创作来说,这就是隐形的文化价值。

和大部分艺术品的属性一样,除了少数可以日常穿高定的人群之外,高级时装的收藏和流通价值大于使用。

就比如那些如今陈列在博物馆里的高级定制华服,它在诞生之初可能真的被买下它的富婆穿过一两次,之后会被当作慈善捐赠或是收藏,变为能记录时代的展品。

Dior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展览

话说回来,一件售价26700元的充气马甲,除了被穿之外,在这个时代它还有更多的意义。

依靠“超高冷和超接地气”的组合引爆社交热点,品牌获取了热度和曝光,模仿它的人也有了流量,对此好奇的人前去店里看热闹,一次成功的宣传就完成了。

又或许它在多年后会像那些高定礼服一样,被收藏它的人捐赠到博物馆中。

带着2021年开年的一段时尚小插曲,成为一段有关人类创意的有趣回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参与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加载更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