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排序

拖拽下列频道以改变顺序
广而告之 > 其他 > 正文

石首警方倾力相助 失散三十三年母子终团圆

法治热点关注 2021-03-14

3月12日23时,湖北省石首市公安局调关派出所门前一辆警车疾驰而来,从警车下来一位身材矮小、黑瘦的中年男子。在两名警察的护送下,快步向值班室门口走去。值班室门前,一位年轻人搀扶着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妇已等候很久。见到迎面而来的中年人,她也不约而同迎了上去。一米、二米,就是这短短十来米的路程,他们已艰难跋涉了近三十三年。

中年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声:“妈妈,我对不起您!” 老人一声:“儿啊,想死你了!” 两人泪如雨下,紧紧相抱。时间就在这一刻凝固了。

在场的民警都被这激动人心的场景感染了,见证了跨越三十三年的母子相见团圆的时刻。

九龄童失踪,人海茫茫寻亲路

三十三年,在历史的长河里,仅仅是光阴一瞬间。然而,对于家住石首市调关镇李某新、卢某秀和他们的儿子李某军来说,这段三十三年岁月是在苦苦相思寻亲的泪水中挺过来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家住石首市调关镇的李某新夫妇先后从企业下岗,来到临近的石首市东升镇,在小学附近租了一间门店做小生意。为了方便照顾儿子李某军,便将他接到东升镇,送到小学读书。

在邻居眼里,当时的李某军小名叫丑丑,是个非常内向的小男孩,经常一个人躲在一边默默玩。

1988年7月2日,正值学校放暑假的第二天,这一天对李家来说,绝对是终身难忘、刻苦铭心的日子。

这天一大早,李某新因琐事“教训”了丑丑。后来,丑丑的奶奶带他上了一辆班车,从东升镇回到调关镇。

从东升到调关不过十几公里路程,下车后,丑丑随奶奶走了一段路后,突然说了一句“我的书包忘在车上了”,便向停在站台的班车跑去。奶奶望着孙子的身影,并没多想,只是回过身去慢慢向家里走。

然而,大半天过去了,丑丑并没有回家。奶奶猜想孙子可能放假出去玩了,也没放在心中。谁知到了晚上,孙子也没回家,老人才急了。闻讯赶回家的李某新夫妇也急了,到处寻找,到处打听,都没有丑丑的下落。

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星期过去了,丑丑仍杳无音信。更多的亲友闻讯赶来,纷纷加入了寻找的行列。

调关镇紧临长江,调弦河穿境而过,李家沿堤而居,附近的粮站内又有一个堰塘。“丑丑是不是贪玩掉进了水里?”一大家人拿着工具四处到水中试探打捞,都没有发现异常。他们又去报警,民警经反复调查,一时也没有结果。此时此刻,令李某新夫妇最担心的事发生了:丑丑真的失踪了!

从此,李某新夫妇四处打听,踏上了寻子路。闻听湖南钱粮湖街头有一个孩子酷似丑丑,他们急忙赶去,结果空喜了一场。听人说,武汉汉正街有一群满脸污垢的流浪儿,他们又急忙来到武汉,在汉正街转了几天,才找到了这群孩子,一一辨认,没有他们的丑丑。一个从河南回来的四川人说,平顶山有一个流浪儿听说是湖北人,李某新又急忙来到平顶山,仍失望而归。

在外寻找儿子的道路是艰难的,是苦涩的。大街小巷、车站码头……饿了,啃几口干饼,夜晚,舍不得住店,便在涵洞蜷缩一晚。为了节约几个路费,他们经常从这个乡镇步行到另一个乡镇。

由于三天两头外出寻亲,老李夫妇再也无心照料生意,不久小店便关闭了。没有了生活来源和寻子费用,他们便先后向银行贷款上万元,但始终没有放弃外出寻子。

丑丑失踪时,卢某秀当时又有了几个月身孕,按当时计划生育政策,这个超计划生育孩子本来不想生下来,但由于丑丑失踪,这个孩子还是于1989年1月出生,起名李某阳。

小阳长大了,总感觉父母心里藏着什么秘密,父亲一遇不开心的事便会发脾气,母亲总望着一些和他一般大的孩子默默流泪。特别是逢年过节,别人家吃团圆饭时是欢天喜地,而他家气氛总是快乐不起来。

2003年,由于旧房子无法居住,李家在调关镇琴台路建了一栋楼房,从临堤老屋搬到了新家。

搬家对15岁的小阳是非常高兴的事,但他感觉父母似乎没有多少兴奋。妈妈还一直在念叨:“我的丑丑回来该不会找不到家了吧?”

丑丑是谁?小阳不知道,但他从小便听到父母和人交流时反复提到这个名字。小阳的奶奶逝世时,老人弥留之际也是反复念叨:“丑丑,都是婆婆没照顾好你啊,婆婆对不起你!”

终于有一天,爸爸妈妈看出了小阳的心思,向他透露了实情:你也长大了,懂事了,该告诉你了。你还有一个失踪的哥哥,一直没有找到,如果我们这辈子没有寻找到,希望你能接着寻找。一定要打听到他的下落。

此时此刻,小阳才知道了家里这段故事。由于多年来外出寻找无果,他们也很少再外出无目标奔波,但他们寻找儿子的努力一直没有放弃。

2007年,一些电视台开始播放寻亲栏目,打动了李家人,重新燃起了他们借助媒体寻找儿子的希望。特别是2014年央视“等着我”大型寻子栏目开播,他们每期必看,他们也想成为节目中寻亲一员,早日见到日思夜想的丑丑。丑丑如果在的话,应该34岁了,相信他也会关注这个栏目。于是他们尝试和栏目联系,多名各地志愿者闻讯,主动和他们建立了联系,一起加入了共同寻找丑丑的爱心队伍。

2016年,李某新经检查,发现患了癌症。一家人感觉到晴天霹雳,对于李某新来说,对社会的留恋更多是丑丑还没下落。能不能在有生之年等丑丑有下落,见一面我再闭上眼睛也好啊?擦干眼泪,李某新和妻子再一次走进石首市公安局调关派出所,向民警提出了心中最后的心愿。

值班民警听了他们寻亲的艰难历程,表示一定认真记录下来,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会尽最大努力。

2019年,李某新闭上了眼睛,临终前,他拉着家人的手反复嘱咐,如果能找到丑丑的下落,一定不要忘记到我的墓前告诉我这个消息。

“团圆行动”,跨越三十三年的重逢

2021年,公安部在全国集中开展了以查找改革开放以来失踪被拐卖儿童为重点的“云剑一2021团圆行动”,吹响了集中打拐的号角。

石首市公安局“打拐办”认真梳理了石首市历年失踪儿童的信息,“李某军”始终是他们挥之不去的重点,由于其父已病逝,他们多次对其母血样信息进行采集。

2021年1月8日,荆州市公安局“打拐办”传来信息,石首市公安局刑技室对卢某秀的血样采集和对李某新生前血样重新整理比对,发现与福建省安溪县男子陈某祥血样高度一致,后又经荆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复核比对,予以确认。

消息传来,石首市公安局“打拐办”和调关派出所非常兴奋,再次上门,先后两次进行了血样采集。春节前几天,也正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期防控时期,为让失踪多年的亲人早日团圆,石首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汤云辉、副大队长邹晓冬专程赶赴福建安溪县,再次对陈某祥的血样进行采集。由于石首市公安局对打拐信息进一步完善,血样整理认真、严格、规范,经公安部及荆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复核,“陈某祥”正是“李某军”。

3月10日,在石首市调关镇的卢某秀,远在江西宜春的李某阳分别接到石首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董博的电话,告诉了他们这个令他们兴奋的消息。民警通过与正在厦门打工的陈某祥反复联系沟通,他答应将于3月12日乘厦门至武汉的火车,到达湖北,再转车到荆州市。

“丑丑找到了,丑丑要回家了!”李家人将这一喜讯分享给多年来关心他们的亲朋好友。3月11日,李某阳立即动身从江西赶回石首,欲与从没见过面的哥哥团圆。

3月12日下午,石首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董博、邹晓冬专程赶到荆州火车站,接站并护送现名“陈某祥”,原名“李某军”的丑丑回家。

而李家,从吃完晚饭开始,便聚集了近百名乡亲,有从湖南赶来的亲戚,有多年来的老邻居、老同事,还有闻讯赶来见证这一团圆时刻的陌生人。

悲喜交加,假若时光能够倒流

一别三十三年,昔日的“李某军”,今天的“陈某祥”在石首市公安局民警的护送下,终于踏上了回乡路。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家乡,多么熟悉又有几分陌生的亲人。闻听父亲已在两年前病逝,他顿时跪倒在父亲遗像前泣不成声。

“亲情无价,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一定万分珍惜!”他一直喃喃道。

望着母亲亲手给他铺好的床,他的思绪又飞回到记忆中那个既清晰又有些模糊的童年。

他记得,以前父亲出于望子成龙,对他要求十分严,但他的成绩总是不如家长意。事发那天,他又被“教训”,有些不高兴了。当时他为了拿遗落的书包再次上了班车,出于几分叛逆心理,便没有下车。第一次离开父母亲人,他并没有想太多。如果时光倒流,假设他当时能遇见一位好心人,被送回父母身边,他的人生也不会如此改变,可他偏偏被一个流窜的人贩子盯上,一番花言巧语,他便跟着他走了。他依稀记得,自己先后转了两次飞机,便来到了一个大山区,落户到一个语言根本听不懂的家庭,被迫还要向一对陌生人喊“爸爸妈妈”。同时规定,他以后不能姓李了,而只能姓陈。

我们还无法得知一对无生育能力又要传宗接代的夫妇“买下”一名已九岁多的小学生,是出于什么心理。只是知道,陈氏夫妇开始对这个男孩还寄托了很多希望,将他送到学校,从一年级开始读书,还给他起了一个带“聪”字的名字,希望他今后能聪明伶俐、吉祥如意!

然而,他们很快失望了,在丑丑看来,在家里,根本听不懂“父母”说话,感受不到一丝家庭温暖,在学校同样听不懂老师、同学的口音,无法和同学相处。这里是完全不同的陌生世界。加之性格内向,这使他更加孤独寂寞。他根本读不进去书,心绪早飞向了家。但年幼的他并不知道老家在哪里?父母在哪里?但他无论如何不想叫这对“陌生人”为“爸爸妈妈”,自然换来的是无休止的“教训”。此时此刻,他才感觉在家时,爸爸对他望子成龙的“教训”是那样“亲”,而现在的“教训”只能使他“恨”。

逐渐的,陈氏夫妇对这个买来的孩子从期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对他放任自流。于是,“家”又多了个“妹妹”,大人对他的期望也全部转到了“妹妹”身上。开始有了“自由”的他,多少次想飞回远方的家乡父母身边,但是他只隐约知道老家是湖北,并不知道确定的家乡到底在哪里?手里更没有钱。

长大后,他开始外出打工。但满打满算的他,也只读了两个小学一年级,在社会上就是个“文盲”,连自己名字都写的歪歪扭扭,他又如何能学到手艺,寻找到好工种赚到更多钱?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不知道家乡在哪里?不知道父母在哪里?他在打工路上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家乡思念亲人中度过,以至年过四十,还独身一人,连个家都没有。

“终于回家了,回到了母亲身边。如果时光能倒流,我真的不再任性,感受父母的教训也是幸福!”

在民警的助力下,回到石首的他忘情地呼吸着家乡甜美的空气。他多么希望家乡能接受他,亲人能接受他,四十出头的他能从头再来。(郑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参与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加载更多

相关推荐

换一组

猜你喜欢